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体悟人生----莲池海会

诸恶莫作时时好 众善奉行事事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喜神秘 爱戏曲 乐佛道 讲仁义

网易考拉推荐

容容虚空志 殷殷慈悲情 之四  

2018-02-06 22:48:5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容容虚空志 殷殷慈悲情  之四 - 净修 - 体悟人生----莲池海会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容容虚空志 殷殷慈悲情(之四)
刘素云老师 主讲于2017年12月16日

今天和大家聊第四个题目,第四个题目是:菩萨的慈悲。
可能最近一段儿时期吧,有一个感觉,觉得咱们这个世间呢,现在比较缺少慈悲。所以就给我出了这么一个题目,让我说说佛菩萨的慈悲
我想从哪儿说呢?咱们还是从具体的实例来说。
姐姐往生,最近出了一本偈颂选。很多同修可能都拿到手了,也可能有的同修还没有拿到手。别着急,慢慢来。因为这个书得陆续地才能发到小于手中,如果你们喜欢这本偈颂选,可以跟小于联系。
我就想从姐姐这个偈颂选开始说。
姐姐这个偈颂选,名字叫《警世篇》,就是这么一个题目。“警”,警告的警;“世”,世间的世;“篇”,篇章的篇。就是为了纪念姐姐往生五周年,有同修发心印了这本偈颂选。
 
    我们打开这本偈颂选的封页,大家拿到书的都可以看到,是一尊观世音菩萨的像。我先给大家说说这尊观世音菩萨像的来由。
 姐姐往生以后,我的大外甥女就在网上看到了这个观音菩萨像。那个是很小的,不是像咱们书上这么大。她看到这尊观世音菩萨像以后,她就给我打了个电话。她说,“老姨,我在网上发现一尊观音菩萨像,我见她第一眼我就哭了。”
我说你为什么哭了呢?
她说,“那太像我妈了,那不是我妈吗?”
我说,你哪次来,你带过来我看看。
她说,“在我手机里呢,我照下来了。”
过了一段时间,我那大外甥女就上我家去了。去了以后,她用手机把这个像就给我扒拉出来看了。我第一眼看见这尊观世音菩萨像,我就想,这就是我姐!我姐长得太像这尊观世音菩萨了。
昨天我搞了一个小小的试验。什么试验呢?我用一张纸,抠了一个椭圆形的洞,我就把观世音菩萨这个像,上面下面都遮起来,就留着这个脸。我什么感受?这就是我姐的照片!太象太象了,不是一般的象,真是形象神也象。我不知道我外甥女怎么能发现这张照片。因为当时这张照片挺小哇,所以大梅问我,怎么办?老姨,能不能放大?我说,那你就找小于,他是记者出身,他会处理这个问题。她就把这个小照片发给小于了。小于后来就给放大了,就是咱们现在偈颂书封页上这张照片,就是小于放大的。
大家可以看看,你越端详这个观音菩萨的面相,越慈悲、祥和、慈善。你要冷眼一看吧,可能感受不是太深。所以这两天,有空我就把这个偈颂选打开,我就专门看这尊观音菩萨像。
也可能这样,就引发我今天讲这第四个题目,讲讲菩萨的慈悲
那既然是我姐在偈颂里,也就是在她往生的头一天晚上的零点,记了一首六十句的偈颂,把她自己的身份披露给大家了。我以前跟大家说过,我是2008年知道我姐是观世音菩萨的,但是我跟任何人没有说过。这一次我姐姐往生,她自己把她的身份披露了。我想按照老法师讲经时候说的,应该是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。为什么呢?头一天晚上零点写的这个偈颂,披露了她自己的身份,第二天中午十二点准时往生的。如果是她披露了自己的身份,她不走,老法师告诉我们那是假的。“身份一旦暴露了,立马就走了,这是真的。”从这一点你可以看出,我们应该百分之百地相信我姐姐刘素青老菩萨,真的是观音菩萨再来。
不是今天让我讲菩萨的慈悲吗?那我就从我姐姐讲起。离咱们最近的,这离开咱们刚刚五年的时间。我就用我姐来给大家说,菩萨是怎么慈悲的。
比如说,第一个,我能想得到的,我姐姐和我姐夫的结合。不是说因为爱情。用爱情这两个字来说,好像不太确切。应该说是一种同情和怜悯
因为我姐夫两岁的时候,父亲就去世了,是妈妈把他和哥哥一手拉扯大的。因为住在农村呐,家里生活非常贫困,所以我姐夫就念了两年书。1955年,我姐夫参军,到空军部队做地勤工作。1960年,转业到哈尔滨,也就是我们东安机械厂当工人。可能听过我光碟的同修有印象,我说过,因为他家里贫困,当时分到工厂当工人的时候,他是住在独身宿舍。独身宿舍给准备床,准备一个草垫子,其它的东西没有。所以我姐夫盖那个被,是他拿回来的军用被,非常薄,那不黄色的嘛,非常薄的一床军用被。他没有褥子,他就睡在那个草垫子上。
后来,一个烧水的老太太跟我姐说,小刘,你看那个新分来的谁谁谁,太可怜了。你能不能跟他处对象?你要处对象呢,他就有人照顾了。我姐回家就跟爸爸妈妈说了,爸爸妈妈说,领回来看看吧。当把我姐夫领回去的时候,说真的,我爸爸妈妈没相中。没相中,我姐姐听话,这孩子比较乖,爸爸妈妈没相中,那就算了吧。
又过了一段时间,这个烧水的老太太第二次跟我姐说。我姐又第二次回家跟爸爸妈妈说,她就表了自己的态度,她说不管怎么样,他这个人还是很好的,不行,我就跟他处处吧。就在这种情况下,我姐和我姐夫处的对象。处了不长时间,就结婚了。为什么结婚那么早呢?就要解决他这个困难呐,结婚以后就可以上我家去住了,就不用住独身宿舍了嘛。
这个,我现在想,这是不是我姐在我心目中第一个慈悲?真是如果说她爱他,是爱情的力量把他们俩结合在一起,就当时的情况看,不是的,就是一种同情和怜悯。那个时候,咱们还不会用慈悲这个词。这是一个。
 
再一个,第二个。
因为我姐夫从小没爸,妈妈呢来我家一次,那时候我读中学。那个老太太是一个非常淳朴善良的老人,她一只眼睛,那一只眼睛失明了。所以我姐姐看见婆婆以后吧,因为她们结婚回婆婆家去了。我姐姐回来就跟我爸爸妈妈说,老人家真是太不容易了。
我估计那个时候,如果我姐姐有一个单独的小房子,哪怕是六米 七米八米呢,她都能把老人家接过来同住。但是因为没有哇,就在我家,我家就那么大一个小屋,爸爸妈妈和我住在炕上,给她和我姐夫在走廊隔出来一个那不叫房子,我们北方叫小孬孬,那就是她俩结婚的新房嘛。所以她没有力量把婆婆接过来。
但是我知道,我姐姐非常惦念她的婆婆,在婆婆病重的时候,尽管我姐姐身体状况也不是太好,她还是赶回去,送婆婆最后一程。你说这个是不是一个菩萨的慈悲心?
再说第三个。
我姐姐是2000年那一年,发现腿长了一个包,就在那个小腿上长了一个包。但是那个时候不大,隐隐约约有点疼,不象后来那么严重。也不知道那个病就是骨癌,没有太注意。正好那一年呢,是我搬新家,不是我原来住在革新街。后来我一个好朋友,不说我那个房子有病嘛,让我姑娘,给你妈换个房子。我这姑娘也孝心,就赶快给她妈换房子,就买了一个。因为要装修啊,那时候我正好我在医院住,就我住五十七天院那次,我姑娘买了房子。我姑娘就一边装修着房子,一边上医院照顾我,然后,儿子他俩倒班,儿子主要的任务是看那房子的装修,处理那面的事。姑娘主要精力,一个是她还有个店,考虑处理店里的事,然后再照顾医院里的我。就这样,很忙的,两个孩子很辛苦的。
这个时候,房子装修完了,我那时候还没出院,我姑娘就说“妈,你出院,我不想让你再回旧房子,我直接就给你接到新房子去。”但是因为一些特殊情况吧,我出院的时候,那个新房子还没有最后落地儿,所以我还是回到原来那个老房子住了一段时间。那面收拾好了,就要搬家了,那时候我病是最严重的时候,也就是随时面临死亡的时候。那个时候是浑身一点力气没有,天天发低烧,蹲不下起不来,就是那种状况。你说这个家怎么搬?我老伴子还捣乱,他的东西什么都不让动,这个也不让整,那个也不让动,所以我姐姐就挺为难,说小云呐,这东西咋收拾啊?你来那个搬家公司,你这东西得打包啊。我说你先把明华的东西,先给他放着,其它的东西先收拾。
所以那次搬家,真是我姐一个人承担了那么重的任务。从旧的房子搬到新的房子,那收拾还得一段时间呢。所以后来当我知道,我姐那个时候,腿已经得了这个病的时候,我就非常后悔,我怎么能让我姐姐承担那么大的压力。那几天,那真是把她累坏了。因为她知道我喜欢干净利索呀,所以她就告诉我,“小云你别着急,你不能收拾,你告诉我什么东西放哪儿,我来弄,三天之内我一定给你收拾利索。”
结果她就黑天白天地弄,三天之内,基本上就就序了。
你说,这是不是一个作为姐姐对妹妹的一片慈悲之心?她心疼我,她宁可放下自己的病痛,她全心全力把我希望办的这件事替我办了。这是第三个。
 
我给大家举姐姐慈悲心的一个例子吧。
再有,就是后来她这种包越长越大,我没告诉大家嘛,就二尺二寸的那么肥的裤腿,她穿不上去。过不了那个包,就卡在那个包的下面。你们大家想想,这个包该有多大了。不但是这个包大了,而且是剧痛无比。那个骨癌呀,我听说癌症里第一疼的是骨癌。你看,作为一个那也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,得了这么重的病,疼到那种份上,她为了让我不难过,她一点不表现出来她疼。
因为当时我姐在我家住了十个月,她是住在其中的一个房间里,
我是住在厅里沙发上。我不告诉大家嘛,我那几年一直当厅长。一个是我老伴的书房,一个是姑娘的住房,一个是老伴的住房。我姐姐去了呢,就住在我姑娘那个房间里,然后我姑娘就住在书房里,有个单人床,就这样。所以我住那个沙发,和姐姐那个住屋的门正好是斜对着,那个门我是有意识的,晚上我不把它关上,我就想看看我姐的情况。
 
   结果我发现,我姐晚上基本一宿不睡觉。疼啊!翻来覆去的,一会坐起来一会躺下,一会翻这面一会翻那面,就像烙饼一样。你说我心能不难过吗?我又帮不上她忙。当我姐姐一转脸,发现我在瞅着她的时候,立刻装得若无其事,“小云呐,你咋没睡觉呢?我翻翻身。”
实际我已经看她折腾半天了。当她发现我看她的时候,她绝对是一种掩饰,她不让我发现她很痛苦。
你说这是不是菩萨的慈悲?她把痛苦完全承担了,她精神上都不让我受一点刺激。这是第四个慈悲。
第五个慈悲。
2000年发现长的这个包,为什么2008年做的截肢手术?这中间一共是八年时间,最疼的是六年时间。就头两年吧,疼得比较轻,还可以忍受,但是从第三年开始,那个疼痛是越来越加剧了。
当时也想到,是不是得去做手术。因为去医院看了,医生说,除了手术没有别的招儿,就是得动手术。如果要是那个时候做手术呢,就现在回想起来,有可能不至于截肢。能不能有一种保守的治疗办法,
那不知道,因为没有动做手术的念头。
我也曾经看我姐那么痛苦啊,我就跟我姐商量,我说姐啊,既然得这个病了,咱们就既来之则安之,医生说可以做手术,那要不咱们就去做手术,把它做了,好不好?我姐说“小云呐,不能做手术。做手术,咱们学佛了,不知道吗?那要伤害众生的。宁可我再多大的痛苦,我能忍受,我不想去伤害众生。”就在我姐这个理念的原则坚持下,所以一直拖了八年。
2008年为什么做了手术了呢?因为2008年,我姐在我那住了十个月之后,回家了。回家以后,她仍然是这么痛苦哇,这么折磨呀。
晚上你看,那我姐夫能看得见,孩子能看得见,所以丈夫和儿女
真是不忍心看她折腾到这种程度,坚决劝她去做手术。所以我姐跟我说,“小云呐,现在你姐夫和几个孩子都劝我去做手术,我劝不了他们了,要不你来劝劝。你说怎么办呢?你给我拿个主意吧,我听你的。
我说,姐呀,这个事,我不能跟你拿主意。因为这个病长在你身上,你多么痛苦我已经看在眼里了。我说我姐夫和孩子们看不下眼去,要求你去做手术,我非常理解。你呢,现在不用为难。姐,你如果要去做手术,我不会阻拦你的,我也不会埋怨你的。如果你坚持,我不去做手术。我说我也不鼓励你去做手术,我就这个态度,你做和不做我都不干涉,你自己拿主意。
因为我知道我姐特别听我话,我要稍稍偏袒那一点吧,肯定是按我说的话去做的。那个时候,说实在的,我也不忍心看我姐再继续痛苦下去了。就在这种情况下,决定去住院做这个手术。
我再说下一个慈悲。
因为当时是过“五一”,我记得非常清楚。过五一,医院这不也放假嘛,虽然都有值班的。我为什么说过五一再给我姐联系住院呢?这是我的一个好朋友我俩商量的。因为5月4号,医院人就都上班了。我有一个学生,就是这个医院的副院长,我和我好朋友的意思,就是想走走后门,去找我这学生。让我这个学生给安排安排,找一个好大夫,现在都兴这个嘛。这我这么说,大家是不都能够理解?好像找一个托底的、技术高的,来给我姐做这个手术。这不是决定5月4号以后,给我姐联系住院嘛。我和我好朋友定的是5月5号去找我这个学生,安排我姐住院的事。
结果,我这外甥、外甥女5月4号把我姐送医院住上院了,而且手术的大夫也定了,定在5月7号做手术。我和我好朋友去了以后,
一发现,这可怎么办呢?我说你们怎么提前送了呢?他们说,老姨,你也没有跟我说你们联系呀。这个也确实,我事先没跟我外甥女说这个事。那怎么办呢?我和我这个好朋友就去找我这个学生去了,跟这个学生一说呢,我要表达的意思,和我好朋友表达的意思,那肯定非常明确,就是你给我安排一个技术高的医生,给我们做手术。
 
  我这个学生呢,当时我觉得有点为难。因为啥呢?虽然他是作为副院长,但是人家科里把事定了,时间和手术大夫都定了,你让他再去给换,他也不好说这个话。所以我就跟我好朋友说,我说算了算了,就这么地吧。我好朋友还不甘心,她说再商量商量,再商量商量。我说别商量了。我拽着她,我俩就回我姐的病房了。我就把这个情况实事求是地跟我姐说了。我姐听了以后说,不要这么办,不要换医生。她说,给我做手术这个医生,是个年轻的医生,可能四十岁刚出头。如果是安排完了,然后咱们走后门,就把他换下去了,这对他是一个打击,是一个伤害。那就证明,我们认为他技术不行。她说,不能这样办事,安排哪个大夫给我做手术,我就用哪个大夫,我相信他一定能把我的这个手术做好,做成功。
我姐态度非常坚决,一点不犹豫。她这么一说呢,我和我好朋友也没啥说了。我觉得我姐说得对,你不能去伤害别人,你这样是表示对别人不信任嘛。所以这个事就这么定了,还是5月7号,还是这个大夫给我姐做手术。你说这个老人家慈悲不慈悲?
然后,再说下一个慈悲。
这个大夫哇,因为我们事先不认识,对他不了解。那个大夫进我姐的病房,按道理大夫进病房,是查房还是怎么地,一般都是称几床几床,是不是都这样?医院好像都是这个规矩吧。
但是这个大夫不知道为什么,他进了我姐的病房,他就管我姐叫姨,说“姨呀,你紧不紧张?”
我姐说,我不紧张。
他说“你不紧张,我紧张。”我姐就笑了说,你看,我都不紧张,你紧张啥呀?
他说“我紧张。”
当时我们不知道,大夫为什么这么说。
后来大夫正好看见我在那儿,他就说“我想看看佛书,你们有没有佛书?”我说有,我回家去给你找。我说你要看什么?他说“我具体看什么我说不出来,就是佛书。我这两天,我就想看佛书。”
那我当时就想,这个大夫信佛。实际那个时候,他没信佛呢,后来我才知道的。我回家以后,给他找了两本佛书,我就给他带去了。
然后他说5月7号那天做手术。因为我姐住那房间是二楼,他那个手术间呢,是在六楼。那个小车来推她,得到电梯间坐电梯,才能上六楼的手术室。这我们家里这几个孩子,都在医院呢,都在身边。然后这个小车来的时候吧,真的,我姐是笑呵呵地上的这个小推车。
可能当时是对我们的一种安慰吧。你说作为亲人,知道你要上去,那一条腿就没了,你说心里能不难过吗?尤其几个孩子,这我们大家都可以理解的,人之常情。但是我姐真是笑呵地上了那个小推车,然后就开始唱观音菩萨圣号,唱得可好听了。当时我就想啊,这老太太,
这是鼓励自己呢,也是安慰我们呢。我是这么想的。
然后就把车推到电梯间,就上六楼了嘛。我姐已经进手术室了,我们上的六楼。因为那个病房,我想收拾收拾,等一会手术完了,回来好直接上床啊,我是这么想的。我就以为我姐姐在病房到手术室之间,唱着观音菩萨圣号,挺好的。没想到老人家进了手术室,也唱观音菩萨圣号。后来手术完了,我听那个主治医生说的,说老人家一直唱。他说她这个是大手术。大家想,那截肢,那肯定是骨科的大手术,用的是全麻,她那是腰椎麻。大夫跟我说,这个麻是怎么麻的呢?手术做完了,也没有疼痛的感觉。老人家是清醒的。
后来我问我姐,这个手术过程你知道吗?我姐说,“从头至尾我都知道”,那个刀哇,那个锯子,她说,“用那个锯子拉骨头,那个吱嘎吱嘎声,我都听得一清二楚。”我说你疼不疼?我姐说“一点不疼。”我说那麻药怎么没把你麻过去呢?我姐说“我也不知道哇,我寻思可能就麻到这样呗,就让我明白呗。”实际大夫跟我说,这种手术不可能不全麻。哎,老太太就没麻过去,人就是自己亲自听着手术是怎么做的。
然后这手术做完了,回到病房,这我姐人还乐呵呵地,没有一点愁眉苦脸,或者一点痛苦的表情。她告诉我,没事没事,做完了,做手术完了就好了。哎,人家就这个态度。
 
   然后再说这个大夫。这个大夫啊,给我姐做手术那年四十二岁,真是一个年轻的大夫。我们万万没有想到,他本人是肝癌。三个月前,刚去上海做了手术。为什么到上海?他的老师在上海,所以他老师给他做的手术。三个月手术,这不刚刚三个月吗?他回来以后,就是过五一,上班,他接的患者就是我姐,这是他上班后的第一例手术。这个事我们事先不知道哇,我们不知道这个大夫有这么重的病啊!如果要是那样,我都能劝他,这个手术你别做了。我不是说不信任他,那真要累着他的。那骨科手术,那么大个手术,多艰难啊!得几个小时才能做下来呀。结果我姐这个手术,后来那个大夫告诉我,他说如果我不是体力不支,这个手术我两个多小时就能完成。结果老人家的手术,做了三个多小时,有几次他都要晕过去了。他把我姐送回病房的时候,他那手术服前后都是湿透的。哎呀,我就寻思真是把他累坏了。第二天我们才知道,他是这种情况下给我姐做的手术。
所以我姐知道了以后吧,就特别心疼他,就像心疼自己的孩子似的,就一个劲儿地跟他道歉。说太对不起了,我也不知道你是这种情况啊,要知道是这种情况,我无论如何,我不会让你给我做手术的。结果那个手术做完了以后,那个大夫是每天半天上班。你看,如果他不是因为我姐这个手术,他完全可以全休。但是他惦念着他的患者。要不说,从每个人身上,我们都可以发现他那种慈悲,那种善良,那种尽职尽责,都是我们学习的榜样。
以后,这个大夫护士就好像一种惯例似的,查完房了,事情处理完了,都上我姐那个病房。当时我给我姐用了一个单间,因为孩子们去照顾方便。她这个属于重患,大夫护士们都去。后来有一天,护士长说,两个老太太有什么高招?我还愣了,我说什么高招啊?怎么的了?她说两个老太太用什么高招,把我们佟大夫逗得能够露出笑容了?我说怎么的?她说,你想,他那么重的病,他又是搞医的,他对这个病情非常了解,所以他的负担,就比一般的患者负担要重。这我们也理解,是不是啊?她说,佟大夫从得病以后,我们就没看见他笑过,没有露过笑容,那真是双眉紧锁,愁眉苦脸。你想想四十二岁得了这个病,他能不痛苦吗?从两个老太太来了以后,我们佟大夫笑了,露出笑脸了。我们得感谢两位老太太。因为他这些同事们对这个大夫也特别好,就怎么能让他高兴起来,就没办法让他高兴起来。这俩老太太有绝招,让这个大夫高兴起来了。所以护士长就感谢我们去了。
你说护士长感谢我们,用一种什么方式?我跟大家说吧,说的时候,我真都挺感动。大家记不记得,2008年的5月12号汶川大地震?特别惨。然后我在医院里,我就非常想看这个救灾情况,但是医院里没有电视。可能是护士长在的时候,我叨咕了还是怎么地,我都忘了。哎,第二天,护士长就给我搬去一台电视。她说老太太啊,两个人在这比较闷得慌,我给你们弄一台电视。我想,人别的房间没有一个房间有电视的,我们这个怎么这么特殊呢?完了说,老太太,就是感谢你,能让我们佟大夫高兴起来。就这么地,可能对我们一种特殊的照顾吧,就弄了一台电视。所以汶川大地震那个救灾情况,我从头是一直看着,天天看这个,关注着这件事情的发展。
所以说,你的一片慈悲心,能感召你周围人的慈悲心也发出来。你们说,是不是这样?
再说下一个慈悲。
要不说老人家生前的事啊,我现在有时候坐那旮儿默默地想,一件事一件事地想,我姐的一言一行、一举一动,都是我的老师。原来我都没发现,我都没把她看重,都以为那都是小事呢!现在想起来,没有一件是小事。她每一件事想的都是别人,不是自己。你就找不出来一件事,她是为自己着想的。这个你不服,真是不行!
比如说,在我家,我和老伴我们三个吃饭,剩饭一般来说我是都抢着吃,我老伴我基本不太给他剩饭,实在吃不了了,我俩分着吃。如果我一个人能吃了,我都一个人吃,给我老伴吃新的。等我姐去了以后呢,旧饭就变成我姐的了。她先坐桌子那了,我得一样一样弄啊,往桌子上端啊,我那面活还没干完呢,人家那面旧饭吃的差不多了。等我上桌告诉我“小云呐,这饭不用你吃了,我吃了吧。”就是这样。作为姐姐,有个姐姐样;你说作为一个菩萨,我就想,这不是菩萨给我表演呢嘛!
我记得那个时候,我老伴对我有意见。二十年前我老伴曾经说我,你是冷血动物。说我是冷血动物。我当时不以为然,我还跟他说,冷血就冷血,我就这么冷血,你要看不上我,你找个不冷血的去!
这就是我当年跟我老伴的对话,给我老伴几句就噎回去了。你说,说那话多冲吧!就不想想,人家说你冷血,你冷在什么地方?那说明他心里不满意;那人家不满意,为什么你不反思自己呢?现在我反思了,我说那时候我老伴说我冷血,而且还加俩字,叫冷血动物,我就对“动物”那俩字比较反感,如果他光说我冷血,可能我还不能跟他急眼,把我整动物那堆里了,说我是冷血动物,我说你才冷血动物呢!那我就得回敬他一句。现在回过头来想,今天我说,我老伴说我是冷血动物,百分之百准确。就我当年那种表现,那就是冷血动物,就非常冷漠。那心里吧,叫人接触你,没有一点热乎劲儿,全是冰冷冰冷的。你说这怎么能行!
看到我姐的一言一行的表演,真是在给我做样子。我就想,你看我姐,那么艰难,五个孩子,一个接一个,我姐夫又很闹人很磨人。你说,爸爸妈妈年龄大了,妈妈最后又是老年痴呆症,你说我姐怎么过来的呢!就是那么忍,真是含辛茹苦哇!上敬老下爱小,真是一个贤妻良母!从哪方面我都远远不如我姐做得好。如果说我一点没做?也不是。但是如果说我姐做了百分之八十,我能做百分之十就不错了。因为老姑娘嘛,娇生惯养。所以就觉得这些事,都是我姐的,都是我姐的事,我有工夫我就做点,没有工夫就拉倒,我当年就是这种态度。
再说我姐,你想想四年时间,一条腿,自己照顾自己,已经很艰难了。我姐特干净特利索,那不是一般的干净利索,尤其那个利索,那更超群。你看现在我四外甥女那干净利索,绝对像我姐!但是和我姐还有点差距。就我姐,她病到那种程度,她截肢了,她坐在床上不能动了,你多暂去她家,那东西没有乱七八糟的时候,全都是规规矩矩的。什么东西放在什么地方,不待给你挪地方的,这就是一种良好的生活习惯,你一看就觉得特舒服。她就是这样的。
 
    就在截肢以后,她因为没有平衡,所以就买了一个拐杖,就架着这拐杖,干家务活。你想我们双手双脚双腿健全,干家务活,有时还感觉累呢,是不是啊?你说她一条腿架着拐杖,洗衣服、做饭,一样事不耽误。全家人的衣服,都我姐一个人洗。真是儿子、儿媳妇、孙子、我姐夫的、她自己的,全都是我姐洗。这个洗衣服啊,因为那个时候,家庭生活也不是太宽绰,一开始都是用搓板搁盆,你想一条腿,她站着没法掌握平衡啊,再去搓。后来有一个简易的洗衣机,反正能搁洗衣机里轱辘轱辘了,但是我们想,它不像全自动,它全解决完了,它轱辘完了,你得从那里提了出来吧。你说她这一条腿,把两个手要腾出来,去洗衣机里拎这衣服,费不费劲?!
然后,再说那个挂。她家住那个楼是五楼,得从厨房那面的窗户里,伸出去两块三角铁然后再横着拴上绳,把衣服就晾在这绳上,这个绳如果是正常的人,要去晾这个衣服,都得够着点,我都试验过。因为我看我姐那么晾,我试验过,我晾都挺费劲。尤其一根绳二根绳,挨着窗户这个吧还好搭一点,越往外离她就越远嘛,她就越不好搭。你想,她一个腿站着,怎么搭这个衣服?你能想象出来吗?
有一次,我姐告诉我,事后了她告诉我。
她说“小云呐,哎呀,这一条腿是不行,还得两条腿好。”
我说“怎么的了?”
她说“我那天洗衣服我挂衣服,没掌握好平衡,我就摔地上了,结果一条腿站不起来呀。”
我说“你几点摔的呀?”
她说“九点来钟吧”。
我说“九点来钟摔,你就搁地上坐着呀。”
她说“那我不坐着咋办呢?家里没人呀,就我自己呀。”
说的时候都没有那种痛苦啊、不满的感觉,就好像说别人似的。
我说“后来那怎么起来的?”
她说“后来中午了,孩子们回来,发现我搁厨房地上坐着呢,把我掫起来了。” 
你看,就她说这个过程当中,给我心里难过得不得了。你看她说的,从她面部表情,你看不出来她一点悲哀。
我就想,这个老菩萨呀,她要不是菩萨,可能谁都成不了菩萨了,就慈悲到这种程度!
我说“姐呀,你都这样了,你能不能这些活你不干?”
我姐说什么呢?“哎呀,他们都上班,工作都挺忙,尤其那个儿媳妇,干体力活,成天搬那大铁块子,她就够累了,家里我能动弹,能做的,我就做呗。这回来,她不就轻巧一点吗?”
你看,这个时候,她想的还是别人。
那天,我在那吃饭。吃完饭了,我姐就上那个厨房去刷碗去了。我一看,我说,我求求你了,我在这呢,你别当着我面刷,我来刷行不行?
我姐说啥?“一边待着去吧,这活不是你干的;你刷不干净,我信不着你。”
实际,她是信不着我刷不干净吗?她就是不让我干!
完了我说“不行,今天无论如何我来刷。”
她说“那你刷,我在旁边监督着你。”还跟我开玩笑。
我说“那你就站在旁边监督着吧。”
我说“你把俩拐都整倒,这回你要倒地下我不掫你,我让你搁地下坐着。”
她说“我今天不倒。”
随时随刻她都想,给你快乐,给你开心,不让你替她难过。这老菩萨这几十年,因为我俩从小一起长大,她走那年是七十一岁,我俩相处了七十一年。这七十一年,这么过来的。我原来不认识这位老太太,我就认为她就是我姐,我就可以欺负她,我就可以熊她,因为她大,她得让着我。我原来就是这种心态。
所以一直到结婚以后,有点什么事,我姐都说“小云呐,你说咋办?”
我说“你说咋办?”
“我没啥说的,你说吧,你说咋办姐就咋办。”
你说就这样的一个老太太,你说她能不成佛吗?你说她这个心慈悲到什么程度?!
所以现在,每当我回忆起这个,我真的就想,哎呀,阿弥陀佛派了一个观音菩萨,到我身边来教导我,来给我做样子。我真得感恩阿弥陀佛,派了一个这么好的姐姐!
有病以后,你看肯定面临着生死,这是我们每个人都知道的。但是她对于这个生与死,可能早都看破了。如果我说我当年,1998年看了那本书——《西藏生死书》,我把死看破了。我觉得我姐看破的,
不见得比我晚,但是她只是没说过而已。
你就从她日常生活当中的表现,你就能发现,说实在的,她家里有些事吧,我都看不下去,我都生气。她怎么这么欺负人呢?我就这么想,替我姐鸣不平。但是,她从来都是心平气和的。
“哎,那算啥事呀,孩子嘛。”就这样式的。
那我当时没有那个境界,我也没有那个心态,我心里不平衡。后来我为什么得病了,我不告诉大家嘛,因为我心里不平衡。我觉得谁都对不起我,我能对得起所有的人。就这样,得了那场要死要活的病。
你看我姐,人就心态平和,从来不计较。你对我好也这样,你对我不好也这样。你说这老太太叫不叫人服气?!她是不是一个慈悲的大菩萨?!
再说临往生之前,我今天在这说,我是提醒大家,你们再看看老菩萨那个往生光碟,会受到深刻教育的!可能当年你们看的时候,有些东西你没在意,你现在再重复地看,仔细听她的每一句话,看她的每一个表情动作,都会受益的。
你说我是提前一个月,知道我姐要往生的。这个东西我现在说,我也不怕别人说,这刘老师又在搞神通!你看,她说她一个月前,就知道她姐要往生了,那我就得如实地说。我不能自己编。是不是?我说我不知道,那我是骗你,我说我一个月,正好一个月嘛。大家记不记得我上我姐家中午去吃饭,一进屋,我姐是标准的笑容,就坐在她那个位置上。每天谁看她,都是那种标准的笑容。我一进屋,哎呀,我说“老菩萨瘦了,怎么的了?要回家了吧?”这话都是不由自主脱口而出的。我姐那面坐那笑了“快了,快了。”我也没放在心上。
吃完饭,我就看我老师去了。然后在我没走之前,我姐说“小云呐,最近出来一些偈子,我觉得挺好的,你说咋办呢?”那不还得请示我嘛,这回我回答痛快,我说“姐呀,从明天开始,你把你所有的偈子,都可以记下来,但是别忘了念佛!如果写偈子影响你念佛,你就不记偈子,要坚持念佛。”
我姐说“两不耽误,两不耽误。”
我说“那你就从明天开始记吧。”
那就是8号嘛,11月8号(2012年11月8号),我7号去吃的中午饭。
我姐可听话了,从8号开始,出来偈子她就记了。这三十五首偈子,就是11月8号开始记,记到11月20号的零点半夜。你看她这个六十句的偈子,是零点几分,我都看了将近一个小时记下来的。最后在那本上,我看那字都一个劲儿地往下趔呀。因为啥?她是已经躺在被窝里了。咱们试验试验,咱们两条腿呢,晚上你躺在被窝里,给你一个本让你记那么长的时间......她不止这一个六十句呀,还有好几首呢。可能那天不是出五首就六首,你说老人家一条腿,躺在被窝里咋记吧?把她累到啥程度吧!怕记错了,记完了,她告诉我“小云,我从头数一数,是六十句”。告诉我,“六十句,你别落了。” 她说,“我就从头一数,是六十句。”你说,那就是第二天中午,就要往生的老人呐。头一天晚上零点,还做的是这样的事情呢,让不让我们感动!有的人,后来说这个说那个,我一再说,为什么我信念这么坚定?因为我亲身经历了我姐往生的整个过程,没有一点虚构。
后来在弄这个光碟,如果这个光碟,说质量不是太好,这是事实。因为当时我不知道录像、照像什么的。这就是16号那天,11月16号那天,我记得绝对准确。就告诉我,“照像录像有用”。我也没有听到声、我也没有看到字,我就心里知道。这十六个字是什么意思呢?因为我也不照相我也不录像,后来是灵感呢,还是佛菩萨点化,我不知道。是不是和我姐往生有关系?这个我悟到了。所以我就给一个居士打个电话,我约她来,但是我们这个居士她的亲属,就是自己家里平常用的玩的那个小录像的东西,不是那正规的,更不是专业的。还好,一共来了三个。所以给我姐录像的呢,是三台所谓的机器吧。你看有的为什么晃呢?他是手拿的,不是带架的,它带架的比较固定嘛。所以这三个半打啦子,给我姐录的,如果说要把他们这三个人录的全都给大家看,我估计三十个小时可能都看不完。因为啥呢?这五六天呢,这五六天不停地搁这录着呢。但是,技术实在是不过硬。因为啥?他没有专业技术嘛。我也知道,这个东西有点拿不出手,但是这珍贵的镜头真的给录下来了,太庆幸了!没有佛菩萨加持,就我姐最后往生那精彩瞬间,那没有!你看就这个最关键的地方真给录下来了。所以我说给我姐录像这几位大菩萨,他也功德无量啊!你说能度多少人?!
你们看到这个《偈颂选》,我姐不有两个往生的照片嘛,那个就是她往生前的一两分钟,这两个镜头都是那个时间的。你们现在大家看看,我姐的那个诗集里怎么说的?和她那个往生的最后镜头,绝对是吻合的!是不是这样?这个偈颂里都说了嘛。我可以给大家再叨咕叨咕,给大家加深加深印象。有的可能时间长了,就忘了。
在这偈颂选的第71页,第141首偈颂。我给大家读开头的这一段,大家你仔细体悟体悟,是真的,还是假的。这首偈颂就是六十句偈颂里的开头,是这样说的:
弥陀慈尊传真音 吾子“21”回家门
“吾子”,我的孩子这个意思吧。“21”,21号,“回家门”。你说,你怎么理解?是不是阿弥陀佛说,“他的孩子21号要回归极乐了”?我就是这么理解的。
 
      西方三圣来接引 无量菩萨紧紧跟
这个在我姐往生之前,我姐告诉我“小云呐,我往生接引我的阵容,就是那个接引图,跟它一模一样。”啊!我说哎呀,那挺好,西方三圣率领那么多菩萨来接你!但是我也只是听听吧,因为她事实还没有落地嘛。
下面说:
宏来树杰随队现 今生父母喜迎儿
那个宏来是谁啊?他全名叫王宏来,就是曾经来过我们这个道场李桂婷的丈夫。2003年,一个是张荣珍,一个是王宏来,他俩是一样病,都是肝癌晚期。往生的时间相差半个月,就是这个王宏来——桂婷的丈夫,今年已经走了十四年了,和荣珍他俩是一年嘛。
这个树杰 ,就是刁居士的丈夫——齐树杰。你看这个偈颂里告诉,“宏来树杰随队现”,那就是接引来的。那按照老法师讲的,完全对上号了,说“西方三圣来接你的时候,还有很多菩萨大众跟着一起来,这些个大众都是和你生前有缘的,跟你没缘的不来,跟你有缘的都会随队来迎接的。” 我前两天写这个材料,真是写到这一段了。佛经里是这么说的呀!
后面那句:“今生父母喜迎儿”,告诉你是今生今世的父母。就是我们四个人照相那张,中间我爸我妈,这面是我姐,这面是我嘛。就是这一生这一世的父母来接。“喜迎儿”,我说,往生是一件喜事,不是一件什么,人死了怎么怎么地,你看用的是“喜迎儿”。
后面下一句:
女婿亲接老岳母
这个“女婿”是谁呢?唐亚儒,是我四外甥女的丈夫。他提前八个月往生的,八个月之后我姐往生。
所以我说,我这个四外甥女啊,也不是一个平凡人物。这老姨不是在这说,给我四外甥女吹呼。八个月之内送走了两尊佛,你说她是凡夫吗?!该说不该说,反正老姨今天,当老姨的,我今天是把这话说了。至于她这个人怎么样?人无完人,我这个四外甥女可倔了,是我这几个外甥外甥女当中,最倔的一个。但是她是怎么回事,我们看不明白。是不是?
我姐是在我这四外甥女家里往生的,不是在儿子家里往生的,你说是不是缘?不是儿子不孝,就是这个缘份。我姐就到我这个四外甥女那去了。大家看那个光碟,我姐往生的那个小屋十来米吧。这个小屋是租的,一个月四百块钱,临时租的那个房子,那面是一个阴面,比这屋还小,那是我外甥女的房间,就是这样。
下面说:
事实如此都是真
就告诉你这上说的都是真的,没有假的。
然后说:
往生大队排成行 回来接友喜盈门
这就是接的那一拨儿,怎么回事。
完了告诉说:
西方盛景空中现 朵朵莲花如车轮
就后面说的,我就不一一给大家读了,因为咱们有《偈颂选》,有的同修也听到过这些。如果拿到书了你再仔细看,你看后面这个,七十三页中间这些,我就不给大家说了,就是中间那个,我都一句一句对了。
 
   我姐走后,因为有人说,骗人嘛,骗子骗人。所以我就想,那无论如何不能骗人,我得把它落实。我就一句一句地对照我姐这个偈颂,没有一句不兑现的,百分之百兑现!所以我为什么这么坚定,信念这么足?我心里有底儿!谁说都不好使,阿弥陀佛说了好使。
七十三页不有这么两句嘛,看——
虚身假壳现病苦 谈笑风生度世人
最后那七天、五天、三天,到最后的一天,就最后那句话,“谈笑风生度世人”,百分之百,最后往生差一两个小时,那还谈笑风生呢!
你说,人家哪句话是说的假话?!
尤其是下面两句:
归时定于正午时 挥手微笑别亲人
你服不服气这两句?头一天晚上零点写的这个偈子,非常明确地告诉“归时”,就是归家,归来。“归时定于正午时,挥手微笑别亲人”哪句错了?一点没错!“正午时”,正午十二点。我一面眼睛盯着我姐那脸,一面眼瞅着那个挂钟,我就想,是不是正午时?因为给我的时间是十二点呐,给我姐的时间也是十二点呐,那时候我还没有这个偈子,我还没看着这个偈子呢。所以我就想,得最后这事落定了,那这是事实,那没落定之前,我也不敢说,只是我知道是这个时间。
结果到十二点,就是她最后微笑一侧脸,双手合十,就是最后的镜头,正好十二点整,一点不差!所以我给师父报告,我说“预知时至,分秒不差。”那如果不是分秒不差,那就是我吹牛,我撒谎。看——现在事实证明了,确实是这样的。
再说说当时那个场景。因为当时的场景,这不是有障碍嘛,说实在的,外面什么样,我真没看着。我外甥女出去办事,回来跟我说,“老姨呀,外面天上那个白云呐,都是莲花啊一排一排的,大大小小的,都排成了行、排成队,可壮观了!”那我都没来得及出去看。
然后看屋里。就最后那几分钟,那个光强到什么程度?我都想整个窗帘把窗户遮上,因为它直射我姐躺那个床上啊。但是立刻是有人提醒,还是佛菩萨点化?不对,佛光!我再仔细一看呢,真是佛光啊!那么强的光,你就对着它瞅,它不刺眼睛。你说要正常的阳光,那么你对着瞅,咱们试试,刺不刺眼睛?肯定刺眼睛!就那天我姐临走前的一两分钟,那个强光五颜六色的,你们现在要仔细看,看她那个窗户框照那影儿,看那四个边、四外边、床边、我姐脸上,都是带颜色的。我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看着,反正我是隐隐约约,我看到的是五颜六色的光。尤其就那种什么光呢?金黄色的光、淡绿色的光、有点半天蓝色的光,好像都在里面,非常美,非常漂亮!
过去了,咱们没看明白,现在回过头来,再重新看看那个片子,有很多时候就想,哎呀,这个原来我怎么没看到呢?她这句话,我那次我咋没听着呢?可能有这种情况。我前些日子没写材料之前,我是把我姐这个往生光碟又看了一遍。这是说我姐这个慈悲。
 
再说,最后一个例子。
最后一个例子,跟大家说什么呢?本来我这个东西吧,我不想跟大家交流了,这我身边这个护法居士,和这小于子呀,就哝哝叽叽呀,就哝叽我,这个跟大家说说吧,多好啊!就这样说。我说,我原来真是没想跟大家说,我扣下了。这是怎么回事呢?既然他俩这么嘟囔我,你们要是听了以后,要感恩,你就感恩他俩吧。没他俩,这个东西你们听不到了,我不会往外发的。
这个是怎么回事呢?就是11月21号,那不是我姐往生五周年嘛。
这个时候哇,我确实也可能是打妄念。那是哪天呢?好像是……我看我后面记没记日期,完了,没记日期。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好像是10月19号。10月19号,因为我们每天早上起来,是四点钟准时绕佛。那个时候,10月19号那个时候,我们是三点四十五开始绕佛。绕大约一个小时嘛,就绕30多圈,这19号那天绕佛,我真是思想溜号了,我怎么想的呢?我一边绕一边想,姐姐往生快五周年了,我用一种什么形式来纪念纪念?因为一周年呐、两周年呐,同修们都给我记着,我哪周年我怎么纪念的?我都忘了。我就想,今年五周年,用什么形式来纪念呢?这个时候反正就不知道为什么,就过去了,就这一闪念就过去了,也没想用什么方法。
后来,绕完佛,早饭也吃完了,回去以后我进到房间,不知道为什么,就一个劲儿地困呐。那时候早上也就七点多钟呗,你说晚上睡觉刚起来,又刚绕完佛,刚吃完饭,那怎么就困得了不地呢?因为小刁坐在床上缝一个东西。我说“小刁,我困了。我得上屋躺一会。”小刁说“大姐,你去躺一会吧。”完了我就去躺一会,我估计也就是躺了十五分钟左右吧,我就起来了。我出来以后,小刁说“你刚躺下,怎么就起来呢?”我说“睡不着,睡不着我就起来吧。”我说“你缝那个东西,我给你缝。”她说“给你个任务,大姐。”我说“干啥?”她说“你给我纫针,你把线给我纫好了,我这不就干活快了吗。”我说“行”。所以她搁那缝,我搁这给她纫针。纫纫针吧,我就觉得好像有什么事,我就上那面了,就我写字的那个屋,我就过去了。
过去了以后呢,就下面这一段对话,就是我那个时候记下来的。那个时候,我估计也就是上午九点钟到十点钟之间,我就记了下面这一段话。我下面给它起了一个名,叫什么呢?叫《心灵的对话》。
 
   因为姐姐已经走了,已经往生了,那我要说我和姐姐对话,那肯定人又说了,你净搞神通,你姐都死了,你还对啥话?那没办法逼得我起了个好听的名,我说《心灵的对话》。怎么说的?我今天既然告诉你们了,我就不瞒你们,我就全文地跟大家说。
这个对话的开始呢,是我先问的。
我说:“姐姐,您往生快五周年了,有什么话要对小妹说吗?”
姐姐说:“该说的都说了,姐对你很满意。”
我说:“可是我对自己不满意呀,有些事情没有做好。”
姐姐说:“不是这样的!你发心这么大,一切为了众生,唯独没有你自己,这个姐姐是知道的。”
我说:“智慧不够啊!如果再多一点智慧就好了,那样就可以更好地为众生服务了。”
姐姐说:“我知道。对于我的往生,你总觉得有歉疚,好像我是代你往生的,其实不是这样的。我走之前,已经说得明明白白,我是有新的任务,必须提前回家。”
我说:“这个我相信,可还是觉得心里过意不去。”
姐姐说:“你这不是分别心吗?什么你呀我呀的,忘了我们是一体了,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。度化众生,破迷开悟,离苦得乐。” 
我说:“阿弥陀佛告诉我,我留在人世间有两个任务:一是全心全力为众生服务;二是把一个真实的 上净下空老法师,介绍给一切有缘众生,让众生共沾法益,这是真的吗?”
姐姐说:“你怎么可以怀疑阿弥陀佛呢?!佛是真语者、实语者、如语者,你不可以有一丝一毫的怀疑!”
我说:“我不是怀疑阿弥陀佛,是怀疑我自己,我有那么大的本事吗?您知道我不想打妄语。”
姐姐说:“你没有打妄语,不是你有多大本事,是佛力加持的呀!诸佛菩萨都在你的身边,只是你看不见而已。看不见,好,免得着相。”
我说:“有件事情不知道该问不该问?如果不该问,您就不必回答我。”
姐姐说:“什么事情?”
我说:“就是我今年从床上掉下来,摔伤了好几次,有同修不理解,说:刘老师修得那么好,护法神那么厉害,怎么还能摔伤呢?”
姐姐说:“小问题。一表法,你也是凡夫,你是人,不是神。不要把你神话;二是消业障,人人都有业障,你也不例外;三是代众生苦,因为你发心代众生苦嘛;四是……删节号,后面括号(考试而已)”
我说:“我什么时候能考试合格毕业呢?”
姐姐说:“怎么的,着急回家了?想当逃兵可不行!你不是发愿要做佛陀的第一弟子吗?第一弟子得坚守岗位。你的任务是:带无量无边的众生,回西方极乐世界。”
我说:“这个我知道,但也确实有点思乡心切。”
姐姐说:“你明明知道众生这么苦,你还想早点回家?你的慈悲心呢?!” 
我说:“接受姐姐批评,小妹不敢再打妄想了!姐啊,极乐世界亲人多吗?”
姐姐说:“多呀!多得不可计数。原来不知道哇,来到极乐世界,才知道这里的亲人,太多太多了!”
我说:“能说几个代表性人物吗?”
姐姐说:“考我呢?考不住。随便给你点几个:爸爸、妈妈(今世的)、郭永发、唐亚儒、三三、我的公公婆婆……”(后面是删节号)。
我说:“多问一句,我的公公婆婆在吗?”
姐姐说:“有的在,有的不在。”
我说:“能告诉我,谁在谁不在吗?”
姐姐说:“你自己来看吧。”
我说:“姐呀,啥时候再来娑婆度众生啊?”
姐姐说:“我根本就没走,何谈再来!你的智慧呢?”
我说:“纪念您往生五周年,我该做点什么?”
姐姐说:“好好为苦难众生服务,这是对姐最好的纪念!别浪费宝贵的时间!”
我说:“你给小妹开示开示吧。”
姐姐说:“淡化亲情,放下亲情,被亲情缠绕回不了家。”
我说:“您往生之后,引起不少非议,都是我给您带来的麻烦,真的对不起!”
姐姐说:“哪有那么多对不起,有非议是正常的。连念佛法门都是难信之法呢?!有多少菩萨都不信这个法门,缘不成熟先等着,别着急!”
我说:“对这些非议,我该怎样对待?”
姐姐说:“不知者不怪罪,等机缘成熟了,真相大明了,他们就不再非议了,拿出你的大心量,他们都是未来佛呀。”
我说:“有人攻击毁谤老法师,有人说我应该站出来和他们论战,对这件事我该怎么办?”
姐姐说:“坚守你的‘四不原则’,佛门弟子要搞和谐,不搞论战,对于这个问题,你的看法、说法、做法都是对的。”
我说:“对您的几个孩子有什么嘱咐?”
姐姐说:“好好念佛,今生成佛,妈妈在极乐世界等着你们。”
 
以上我给大家读的,就是我和姐姐的《心灵的对话》。
本来我是想在姐姐往生五周年之际,我写一篇纪念文章挂在网上,后来因为姐姐说,不让我浪费宝贵时间,让我好好地为众生服务,所以我把那个纪念文章,也都免掉了。原来我想,把这个《心灵的对话》挂上,以表示对姐姐的一份怀念和纪念,但是因为种种原因,我也把它取消了。今天可能就是这个机缘成熟了吧,我身边的同修都建议我,一定要把这个跟大家说一说,对大家是有好处的,所以我也听从大家的建议,就把这个东西跟大家说了。至于同修们有些什么想法,我还是那句老话,“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”吧。
我今天说的中心的题目,“佛菩萨的慈悲”,主要就说“慈悲”这两个字。我觉得我周围、我所接触到的,慈悲心不够。我是希望同修们多一点慈悲心。因为你有了慈悲心,你才有感召力、有向心力、有凝聚力,众生才愿意和你接触。如果你像一块冷冰冰的冰一样,众生可能都被你冰跑了,所以我们应该多发一点慈悲心。
对于这个问题,可能也有不同的认识,昨天刁居士批评我,说我慈悲心太过了!我当时是没接受她的意见。可能这是我很少有的现象,当场把人家驳回去了,我说,小刁,你说我这个,我不能接受。我现在的慈悲心是不够,不是太过了,今后我还要继续增长我的慈悲心。我对这个问题就是这样的,如果我认识有错误,请同修们批评指正。
今天就利用这些时间,跟大家说了这一个专题。感恩大家,谢谢!

容容虚空志 殷殷慈悲情  之四 - 净修 - 体悟人生----莲池海会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