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体悟人生----莲池海会

诸恶莫作时时好 众善奉行事事顺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喜神秘 爱戏曲 乐佛道 讲仁义

网易考拉推荐

容容虚空志 殷殷慈悲情 之二  

2018-01-31 13:17:5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容容虚空志 殷殷慈悲情 之二 - 净修 - 体悟人生----莲池海会
 

我说咱们纯粹是茶余饭后的闲聊。你整这个小机器对着我,我本来我就有点紧张,可能没有这个东西吧,我能说的更自在一些。那既然你对着我,我也得对着它呀,那我就瞅着你说吧。

哎呀!这小于呀,你来了。真是, 这次董事长挺给你面子的,让你早晨熊我给你说点儿。否则的话, 换一个人,不能给你这面子。那这个材料是重要的,她给我看住了。真得感恩董事长。
小于给我的题目,是让我说说二障三障。
我想想,这二障三障吧,和昨天讲那个念佛功夫不得力是有关系的。所以你回头想一想,这个念佛功夫不得力,就是这两障,对不对?
你超不出去这个范围。说任何理由,它都含在这两个障里。
那三障呢,是由烦恼障衍生出来的,实际重点还是这个二障啊。
你再说这个二障。那既然能障碍你的念佛功夫,那二障的根源又是什么呢?你再往深了究,再往深了查,就这一个字——我。你仔细琢磨琢磨是不是这么回事?之所以有这两个障,哪个也逃不掉这个“我”字。所以这个“我”字你要是解决不了呢,那你这二障就解决不了。你这个“我”解决不了,二障解决不了,你念佛功夫你想得力,那达不到目的的,真是这样。
有的时候吧,你把这一个简单的问题想通了,可能你这一切问题,它就迎刃而解了。你要整不通,它一个障碍搁这障着,可能是十年八年,你这个障你都过不去。要我说,告诉大家,学佛人要一关一关地过,一定不要叫一个关给你卡住。你卡住以后,你就跳障碍,你第一个障碍没跳过去,第二三四五六,后面障碍,你连边你都沾不着,对不对?你首先得把第一个障碍跳过去,然后才跳第二个。最后一个跳过去, 奔终点。它就是这么一个逻辑性嘛。所以我们要认真思索这些问题吧,觉得佛法确实就在人世间,就在你的生活当中。
今天呢,我是不想就按部就班地,说说这二障怎么回事,三障怎么回事。这个东西实实在在告诉大家,你要让我解释名词,让我把它说得很透。从理论上,我也没那个水平,我也说不出来,我就是根据我的实践,根据我接触到的一些人和事,还是通过事来说。我觉得通过一些事来说呢,最后还得归结到这个问题上来,我觉得不跑题。
我今天想从哪说呢?我就来到这个道场啊,这不是快半年了吗?
我就谈谈我几个感受。
第一个感受是什么呢?
我说这个董事长啊,是甩手掌柜的。从我一开始来吧,我真是有点不好意思。因为替我照看老爷子,把她把得死死的。我看也不上公司去上班,这怎么整呢?实际当时我心里挺着急的。但是后来我一看呢,一个月过去了,两个月过去了,我没发现她上公司上一天班。我就心里琢磨,这个董事长和我以前见过的董事长不一样,她咋不上班呢?她公司么没有事需要处理吗?
所以有一次我就跟董事长说了,我说别因为我来了,老爷子来了,影响你公司正常运作正常工作。她说不影响, 我们公司没啥事。
就这三个字:没啥事。真是让我很震撼。一个公司的董事长能说公司没啥事,你说这个董事长当的多轻松啊。因为我也看见过别的董事长,累得贼死贼活的。哎呀! 我就可怜。哎哟,我一看这个董事长这工作方法是什么呢?我就仔细观察,是不是她公司一点事没有呢?那么大公司能没有事吗?但是她就把它运作得有条不紊。我发现她没去上班,但是公司的问题,大概是没耽误解决。偶尔地发现她打个电话,可能那就在处理公司的问题。那你想,半年了,就用电话就能把公司的问题处理完,这也是一种能力,也是一种智慧。
所以我想啊,就是我写那个“热忙人,闲淡汉”。我说这个董事长可能是属于闲淡汉那个类型的,她不属于热忙人。这是我的一个想法和看法吧,就是能够触动我的。
第二个触动我的吧,就是她公司在哪,什么样,这我不知道,我也没接触过没看过。但是就我能接触到的,就在这个道场,这里面不也有工人嘛,也有她的员工在嘛,虽然人数不多,我有什么个突出的感觉呢?我就觉得这董事长用什么力量感召来的?她这些员工怎么都这么好呢?!好在哪呢?我对他们的印象就是都是自己家里的人,都把这个道场、这个地方、这个公司, 当作自己的家。
你看那工人不是不在这个院里住嘛,住在院外的一个单独的地方,虽然离这不远,但是毕竟不是在一个院子里。我接触他们的时候,我就感觉到这一点,我感受非常深。
作为一个公司的员工,按现在社会上的人事关系来说,那我员工就是打工的,我打工就是为了赚钱养家糊口。公司老板呢,那你就是来给我干活的,我就给你发工资。就是这么一个雇佣关系。
但是我感觉到,在这里吧,给我的感觉不是这样。她那两个工人,我印象特别深刻。一个小肖,一个小程,两个男员工。我来了以后, 我在他们两个身上,我就学到了很多东西。最突出的是他们两个那种质朴、那种责任。那要按道理说,我能做多少我做多少呗,我做多了做少了,那你董事长也不能老看着我。我觉得他们两个的工作,完全是自觉自愿的。
那小程,你看天不亮,人就上山了,开始工作了。天黑了,还没收工呢,就是这么样工作劲头儿。我觉得他不完全是为了赚钱吧?
当然,赚钱养家糊口这是一个方面,更重要的是他把这个地方当成了自己的家。我就想,过去老人说:锅里有, 碗里才有;有大家 ,才有小家。在这里,这方面就体现的比较突出,你看个人发挥个人的作用,每个人的本职工作,都做得不说尽善尽美吧,反正我是感觉到挺受感动的。
你看那个小肖,山里的活是小程来主要做,其它的活,小肖来做。小肖的类型,属于心灵手巧,啥玩意我琢磨琢磨,我就能把它捅咕出来,捅咕明白。你看大家还那么和合,互不干扰,你干你的,我干我的。然后有的时候呢,还能合起来。比如就整那个叫车棚啊,还是车库棚,就是蓝皮那个东西,那不就是两个人齐心协力把它完成的嘛,那个东西要一个人去干,可能就不方便了。
院里的那个小凤,做饭的。有时候我心里真是挺感动的。半年了,不是三天五天呐,一天三顿饭呐,一个二十二岁的孩子,可能搁家都没干过这些活。现在呢,不但干,而且干的挺乐呵,天天都在研制新产品。一吃饭我就说“哎呀,这孩子们又研制新产品了。”你看,非常融洽和合。
再有那个蕾蕾,你看一个新毕业的大学生,她的缘是什么呢?
跟爸爸妈妈来道场蹓跶蹓跶。我记着她第一次来这,住了三天,然后她回去上班了。爸爸妈妈留在道场里,待了大约半个月吧。结果后来呢,这孩子回去还想这个道场,舍不得离开。你看就三天时间,我不知道什么样的感染力,把这孩子感染到这种程度,把工作辞了,然后又回来,说最起码要在这个道场待三个月。现在可能已经来两个月左右了吧,你看跟小凤在一起,像小姐俩似的。
所以,你看到,他们每个人这么和合相处,每个人都快快乐乐的,都会让你心里非常感动地。这一个集体,是由每一个成员组成的。
我就想到了一个什么事呢?你比如说东林寺,当年慧远大师,和他在一起共修的,一百二十三个人。一百二十三个人,各个都往生极乐世界作佛去了。我就想,一个没落下,你不说创历史奇迹也差不多。如果说去一部分,没去一部分,我觉得那也很正常。可是慧远大师把这一百二十三个人,都带到西方极乐世界去了。我就特别特别羡慕。
有时候我就想啊,我们这个道场现在人数是不定,有时候七八个人,有时候十多个人,最多的时候也没超过二十个人,这符合印光大师的那个说法。我们就照这个规矩往下走,我就想了,这十几个人, 二十来个人,有多少能去西方极乐世界作佛的?
假如说,现在这个小道场有十个人,最后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,因为我年龄最大,我估计我得先去。我去了以后,阿弥陀佛说:你也太笨了!你身边还有九个呢,你咋一个没带来呢?!就像我过去跟小刁开玩笑,我说,阿弥陀佛说了,你看搁你身边那么多年的那个刁居士你都没带来,你回去吧。你说我回不回来?我没脸搁极乐世界待,我就得回来。
有时我想这个吧,也很现实。因为我想把这个事情做好。有时候我就想,老法师让我给大家做个好样子,那我一定得好好做,反正我尽心尽力去做了,做到什么程度,大家满不满意,究竟我能带多少回西方极乐世界?我就想,因为我姐走的时候,人带无量无边的众生。那看得着的,那是有限的,那看不着的,那可能是无限的。因为这个事是真实的。因为在这个之前呢,我姐往生之前呐,我先知道的。就告诉我, 说你姐姐往生的时候啊,一个是障碍大,一个是带的众生多。
我当时脑袋比较笨,我寻思那姐走的时候,那就是还有几个和她差不多前后脚往生的吧。实际我这个想左了,不是那么回事。我记得有这么一件事嘛,就是在几年前,平房,这个我姐姐可能是也认识。一个老菩萨往生了,那也不知道她往生到哪去了。这回我姐往生呢,就是出殡之前,人那个老菩萨回来报信来了,说:“我走七年了,我没去了极乐世界。这回刘老菩萨往生,我借光了,我今天也去极乐世界了。”你说这些东西你信还是不信?你不信吧,这个东西谁能编出来呢?因为我不知道这个事,后来我一打听,这有这么个事吗?因为都是平房的,左邻右舍老邻居呀,都认识啊,说确实呀,那老菩萨确实往生七年了。你看,事先不知道他上哪去了,这把我姐往生就知道了,她就在我姐出殡那天,她跟着一起去极乐世界报到去了。
所以我说,我们现在,真是做的每一件事,为什么信心那么坚定?就是这些事实摆在你面前,你说你信还是不信?你不信吧,这个事确实存在。
有的人到现在,对这个事也有怀疑。所以这回这个偈颂选出来之后吧,头两天我刚看到。有的同修问:刘老师,你咋还看的这么晚呢?那我得给小于让路哇。那你们着急呀,我知道哇,我得先让他把这偈颂给大家发下去呀。所以说小于子这不是把这八千本发完了,匆匆忙忙地从吉林赶过来,来看看我呗,也看看道场的同修们,也来学习学习,是不是这样?你看这有多好,大家彼此互相学习,互相提高。
有些时候,我们在处理一些问题的时候,想到对方,不想自己。所以你一个人可能想,我有多大本事啊?我不就是一个凡夫吗?但是每一个凡夫啊,你知道你也有光啊。过去那些天我就想啊,我跟你们不说过吗,我说,就像那个小萤火虫似的,你们想,那一个萤火虫它身上有多少光?但是无数个萤火虫聚在一起,它那光可就大了,是不是这样?
我记得我跟董事长说,我说在这个道场里,咱俩是双重身份。
一都是党员。我说共产党员就要发挥先锋模范作用,让咱们身边的这些同修们,尤其还有年轻的孩子们,看一看共产党员就在身边。
这身边的共产党员是个什么样。可能在他们印象中,共产党员,我们要做个好榜样,她说共产党员原来是这样的。如果我们给做个坏榜样,
这孩子们想:这共产党员也没啥了不得的,不也是这个样子吗? 是不是啊?人家心里是不服气的。这第一重身份。
第二重身份,你说咱们都是佛陀弟子。那佛陀弟子,现在有多少人对学佛的人不服气呀。为什么人家不服气呀?是不是因为还是咱们做的不好啊?人家一看,学佛不也就是这样嘛。
我跟大家说过吧?我经历过呀。夫妻俩上我那去,妻子就告丈夫的状。你看他,不学佛不念佛,也不磕头,也不听经,等等等等。
人家那丈夫坐那,一开始人一声不吱,后来这个妻子,喋喋不休地说起来没完,这丈夫可能就有点憋不住了,人就一句话:就看你这学佛的,我永远不学佛。
你说当时我就在场啊,我听着以后吧,我就觉得人家那丈夫说的对呀。是不是?后来,我就跟这个妻子说,问题还在咱学佛人身上,你自己反思一下。是不是?如果你学佛学的好,你丈夫一看,哎呀!我媳妇学佛以后,变化这么大,越变越好,越变越好!你说他能不高兴吗?他肯定对这个学佛就有一个和现在不同的认识嘛,慢慢地他就跟着学佛了嘛。一看你,一天这叽叽叽、叽叽叽,这嘴不停地说,都是别人的错。孩子也不对,丈夫也不对,工作单位这些同事们也不对。我说你换位想一想,你要是你丈夫,你丈夫是你,老这么搁你耳边说这些个很无聊的话,你天天听,你烦不烦?
后来她自己说,确实挺烦人的。我说你就从那想,你支持你丈夫的工作,你丈夫支持你学佛。我说你学佛,你丈夫反对没有?障碍你没有?她说没反对,没障碍,我就想按我的要求,我怎么指挥他怎么走。我说因为你自己现在没做好,你用你的话去指挥,你指挥不动,这很正常。我说你做好了,你不用指挥,你的行动就是指挥棒,是不是啊?这样吧,咱们学佛人的榜样作用就发挥出来了。


在日常生活当中有很多小事,实际表现了一个人的气质素质。我真是一再说,一定要提高素质。有些个东西,你说小事,反映一个人的气质啊。有人说,那算个啥呀。这不算个啥,那不算个啥,积累起来都不算个啥,你那气质永远停留在原来那个水平上,而且可能还下降。
我给你们举个例子。都是小事,你们一听会说,哎呀!刘老师,这不都是小事吗?就这些小事,我真是很看中。你说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?让你去像董存瑞似的炸碉堡去呀?让你像黄继光一样堵枪眼去呀?没有这么惊天动地大事啊,我们生活中就是一些小事吧。所以有些小事,就是能感动你的心的事,都不是小事。
我给你们举个例子。前几天,就是能有半个月左右了吧,我记着,我和董事长我俩在茶室喝茶,就我俩在屋。然后五点钟呢,就是她那工人小刘,骑摩托车从大门往外出,五点钟下班嘛。 我就看着窗外,看着小刘骑车出去吧,我真是无心的,我就说了句:哎呀,现在五点钟,天都黑了。你说这一个女孩子骑车,我听说得五十分钟左右才能到家,可得注意点儿安全。
实际我说的时候,就是眼睛瞅着这个事,我就把这话说了。我真是当时没有什么别的想法。结果就我这一句话,你们知道起啥作用了?第二天中午吃饭,我就听董事长跟小刘说:小刘啊,从今天开始,你提前下班,四点钟、四点半都可以。别赶着天黑走,要注意安全。
你看,我那句话,我无心说的,董事长有心听去了,她就把这个事就做了。我就想,为什么我感动?一个董事长,你说这个事,正常的点上班下班,没啥说的。是不是?但是我一说呢,她可能一听,是应该这样。一个女孩子自己骑摩托车,黑天瞎火地往家走,不安全。人家第二天就把这事办了,到现在,小刘每天我看都是四点钟下班嘛。那你说四点下班和五点下班,相差一个小时。那我天天都在观察呀,那能不能说,她就少干活?这孩子特别自觉,她提前一个小时下班,剩下那些时间她干活的工作量,绝不会把这一个小时的工作给耽误了。因为什么呢?她心就在这个单位,就在这个道场,她把这道场当成自己家,每天尽心尽力地去做每一件事情。而且,这个孩子特点是,不言不语,不讨厌,谁看了都喜欢。
所以有些人说,你看,这个也看我不顺眼,那个也看我不顺眼,都讨厌我。我说吧,人家看你不顺眼,比如说我,你看刘老师,我说也不对,做也不对,就看我不顺眼。从我这个角度说,我不应该这样。我要看这不顺眼,那不顺眼,那我跟大家说的,那不是我的性格,我不应该说。但是反过来,从你自己来说,你应不应该琢磨琢磨,为什么人家看别人顺眼,就看你不顺眼?你自己反思反思,找找自身的毛病。
我觉得我这一段吧,好像是话都有点儿说的多。无论是闲聊,还是讲故事,我都是有心的。这我都不隐瞒,我都是有针对性的。
我要解决某一个问题,这个话是针对谁说的,我要解决她身上的哪个问题。
我一般是不太好采用批评的方式,因为批评的话吧,有时候我说不出口。反正除了小刁之外吧,我对别人,觉得批评的时候不太多。因为小刁跟我十年了,反正她的性格我也摸透了,她也皮实了。那我要举例子,我也得举她。她有些时候,她确实也犯毛病,是不是啊, 她就有一个什么特点呢?这个事你跟她说明白了。昨天晚上我跟小娟唠嗑吧,我说你刁姨特点就是,她这个事,你要十次能给她掰扯明白了,给她掰过来了,哎呀真是阿弥陀佛呀。我说那可不是一次两次能掰扯过来的。
我给你们举个例子。
有一次,我们上长春般若寺。海林开车,小刁、大云我们四个去的,去拜见成刚法师。从哈尔滨一出发,小刁和大云因为一件事情,就开始争论。给海林都争论得不耐烦了,说你俩有没有完了?就这个都没制止住。去的路上,我是一声不吱。我一想,你们两个有能力你就使吧,我看你们能掰扯到啥程度。
真是啊,从哈尔滨到长春般若寺,没掰扯明白,一路上就这么犟犟。后来等回来的时候啊,我想,这回去的路上还能掰扯?结果回去还掰扯。从长春一出发,再往哈尔滨掰扯。最后给我弄的吧,真是无可奈何了。我还真说了,我说你俩有没有完了?来回都没掰扯明白。
真没掰扯明白啊。
后来我就想,那我跟小刁掰扯吧,把大云先替下来吧,要不她俩掰扯掰扯都急眼了。后来我说,小刁,来,咱俩说。后半程是我跟她说的,说到什么程度呢?车开到我家楼下了,还没掰扯明白呐。我说小刁啊,咱先别下车,坐车上接着说。要不你说咋办呢?我下了车了,我回家了,他们仨开车回家,这不她俩还得接着掰扯吗?我说咱俩在车上,我争取在车上给你掰扯明白。我俩就在车上接着说,又说了半小时。
小刁说“大姐啊, 明白了,我转过向来了。你回家吧。”
我说那行了,那我下车回家了。
结果她到大门口送我,我那个单元门还没等开呢,小刁啥表情?“不对呀,大姐。不对呀,大姐。”你说把我急的,我说拉倒拉倒,那你也跟我上楼吧,咱俩接着掰扯吧。就是这样的。你说一个人的习性多么难改!
昨天我说了小刁那句话,小刁晚上就问我“大姐,你说我那句话啥意思啊?” 我说“我说这句话吧,有点儿带刺。为什么呢?我说你跟在我身边十年了,我觉得你进步太慢了。你过了这个年,你就七十岁了,我觉得时间太紧迫了。我得说点那个带刺儿的话,刺激刺激你。我要拿那绣花针,扎你一下子吧,你不觉得怎么样,好像给你挠挠痒痒。所以我这回拿锥子扎你一下,我看你疼不疼。如果你觉得疼了,那我的用心就达到目的了。你看你现在开始琢磨了,你觉得我说这句话了”。
我昨天说她什么呀?我说你要照你这么下去吧,你往生--渺茫。对,你看我自己说完了,我今天又忘了。我说小刁啊,你要这样下去,你将来往生极乐世界去作佛,很渺茫。我用了“渺茫”这个词。就这个词,给她刺激了。所以也就问我,意思是你凭啥这么说我?我觉得我能去,我一定能去。我说你这个信念,我始终不怀疑,因为我们在一起十年了,我知道。但是你信愿 ,后面还有个行呢。三资粮, 一个不能缺呀。我说我现在不能说你没行,在行上很欠缺,就这个习气就不改。
完了瞪着眼睛,那个劲儿呀,我感觉到没服气。那小刁自己你琢磨琢磨,我能感受到,你没服气,没别过来这个劲儿。我就想,那慢慢地,你慢慢寻思。等我这个材料写差不多,我倒出工夫了,我再跟你掰扯这两个字。
我为什么要用这个词?我就说了,你这个三资粮,你觉得信愿行我都有哇。我现在跟你们说,光有不行啊,它后面还有一个词缀着呢,那是要求,那是硬杠。
什么硬杠呢?具足。不要忘了这两个字,不是具备,也不是具有,是具足。关键在这个“足”上。就这个圆,你是不是完整的一个圆?还是带豁口的,带缺牙子的那个圆?在这呢。
昨天我跟小刁解释,我不跟你说嘛,我说,你说了也不算,我说了也不算,咱们都得照佛经上那个标准来要求。原来古大德说三辈九品往生,老法师说,很多人弄不明白这个三辈往生。
老法师说,我用一个现代的方法来给大家说,就是你往生要具备什么标准。老法师让我们按《无量寿经》的标准,《无量寿经》你百分之百做到了,你上品上生。这还不说,如果你百分之百做到了,你不但是上品上生,而且给你后面缀着一句非常重要的话,老法师说,你是阿弥陀佛的化身。你说高不高?这是一个标准吧。
第二个标准,就是说,如果你能做到百分之九十五,你是上品中生;如果你能做到百分之八十,你是上品下生。老法师说,依此往下推,推到哪?推到最低杠,下品下生。那是个什么标准呢?就底线了,那就是最低底线了,《无量寿经》你得做到两成,这两成是多少哇?大家算算,百分之二十呗。百分之百是上品上生,你能做到百分之二十,你是下品下生,这是最低杠了、最底线了。你低于这个两成,低于这个百分之二十,你往生没份的。我说,用这个标准衡量衡量,你读了这么多年《无量寿经》,你自己衡量,这个别人给你衡量不好。我说了这么一个词,你都放在心里了,又开始不舒服了。你自己掂量,《无量寿经》你能做到几成?达到了百分之多少?你这么一衡量,这标准不是我定的吧,你看老法师说的你信不信?老法师是按佛经给我们定的这个标准,浅显易懂啊,你自己能达到百分之多少?
你平时啊,我就说大家呀,我为什么老说你们别整那些无聊的事好不好?因为那些无聊的事吧,它和咱往生一点儿关系没有,只能障碍你。你看,你就因为看不上谁谁谁,最后你往生不了,你说你冤枉不冤枉啊!我说你都冤死了。是不是?不是你没遇到机会呀,你遇到机会了,你人身得了,佛法闻了,最殊胜的净土法门你也闻到了,好事都让你占了,你都摊上了,结果你就是因为看不上张三、看不上李四,然后你就往生不了。你自己掂量,冤不冤得慌?可能到最后临终之前想明白了,那都晚了,来不及了!
所以,从现在开始,咱们不跟任何人攀,不跟任何人比。按照什么标准?《无量寿经》的标准,按照这句佛号的标准。
今天早晨,说在外面伸手,能不能看到手,应该是亮天。小于不说嘛,道场吃饭应该是天亮以后,伸出手来能看得很清楚。我就开玩笑说一句,我说我能看清楚哇,我手能放光啊,实际这是跟大家开玩笑。那是不是这样呢?是玩笑,也不是玩笑,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光。就是你那光的颜色,你那光的大小不同而已,不是我有你没有。你要读佛经,听佛经听懂了,我说的是真话。因为包括佛在内,包括我们众生在内,都有身光。这个名,身体的身,都有身光。咱们现在和佛不同在哪呢?佛能放光,咱们众生凡夫不能放光,身光和佛的身光是一样的,就差在这嘛。
那我们要念佛念得好,念到功夫成片了,念到事一心不乱,理一心不乱了,那时候我们也会放光,没有做不到的事情。你们不要想,哎呀,我是凡夫哇,我做不到。我相信我自己,现在我也是凡夫,我和你们一样,但是我坚信我能做到,我听明白了我一定去做。你有一分力发一分光。是不是?
你不信你们自己把手伸出来,你那五个手指头前面都有一个光柱,这个和气功不一样,气功管它叫气,我们佛家管它叫光。有人说了,那气功也了不得呀。气功,它起强身健体的作用,如果搞的不邪不偏,它起这个作用。但是在这里,我顺便跟你们说一句,气功和佛法不同,是两码事。有人说,那气功是不是佛法里的一个法门?不是。气功就是气功,它不是八万四千法门里的一个法门,这个我们要知道。
所以有些事我们听经要是听明白了,不用问张三,也不用问李四,你自己就知道这个事该怎么说,该怎么做了,应该怎么样对人。我最近写这篇文章吧,就是好多地方都涉及到怎么样接人、待物、处事,这三个词是老法师的口头语,你们记不记着?你们听老法师讲经,经常说到这三个词。尤其是第一个,怎么样接人,就是和人怎么相处。你说咱们生活在这个世间,你能离开人吗?能离开人群吗?你不可能是孤家寡人吧。你说,你和这个和不来,和那个和不来,你说你能成就什么?你还成佛?我说,你这个人呐,你自己都把自己的寿命都折腾短了。
为什么人有的寿命很长,有的寿命很短?你们自己琢磨琢磨,你那个心量要是小的话,你寿命肯定缩短。你看我二十多年前,我得了那个要死的病,为什么呢?因为那时我心量小,这个我也想不通,那个也想不通,整天自己问自己,为什么?为什么?把自己都问得迷惑颠倒。看谁都不顺眼,你别说对外呀,就回家里,看家里人,没有一个看顺眼的。你们都对不起我,就我都能对得起你们,就这种心态,所以说把自己搞成了一场大病。那个要没有极大的心理障碍,那不会得那样的病的。那你说我为什么好了?心量扩大了,听老法师讲经,听明白了。
为什么我一再跟你们说,我说,我的生命是老法师救的,我的慧命是老法师给的?因为老法师弘传的,是释迦牟尼佛的正法。我接受了这个正法,是这个法把我救了。那你说不应该生感恩心吗?十七八年前,那就是2000年嘛,那一年按道理说,就按我自己的想法,我都是应该死的,必死无疑,没有一条活路的。那为什么活过来了呢?那没有这个佛法,没有佛力加持,没有我自己心念的改变,我怎么能活过来!尤其那个时候我还一心想死,我不想活,想逃离嘛。那我可不是出离这个娑婆世界,我想逃离这个娑婆世界。我就想,这么遭罪,我赶快眼不见心不烦,我一死了之。后来明白了,一死不能了之,越学越明白,所以我现在才活得这么潇洒,这么快乐。我昨天不跟你们说嘛,我写这个材料,第一受用的是我自己。越学越快乐,越学越高兴,天天都和阿弥陀佛打交道,和诸佛菩萨打交道,和西方极乐世界打交道,你说我能不快乐吗?!
所以现在,真的,有些时候,我对这个现实、这种生活,周围这个环境,有时候有点不太适应。人家一说啥,一有点啥事,我心里就想:咋这样呢?有点不理解。但是你毕竟生活在这个世俗之间呐,就是你怎么样用你的实际行动,把你周边的这些个同修们,带起来,带起来。
在小刁和大云身上,我就总结了一条教训。教训是什么呢?就是跟我在一起十年,我没带好她们,到现在进步非常迟缓。这是我自责,非常自责的一个地方。那我反思了,就是什么呢?从一接触我,我这个人就比较随便,没啥规矩。如果要是一个单位,就没啥制度,就比较随便,所以有时候,我跟她俩就直接说了,我说这十年,让我把你俩都惯坏了,惯得有时候你们都很放肆。这个“放肆”,从我嘴里说出来,这已经是很重的话了。那你说,是她俩的问题吗?那我不应该反思我自己吗?如果这十年,我要好好地带她们,及时地纠正她们的不足,可能她们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。
所以现在我也开始着急了,说真的,我都七十多岁了,阿弥陀佛还给我多长时间,我也不知道,真是在我走之前,不把她俩提拔上来,这个硬薅也薅不了。我现在开始着急了。真是啊,如果这十年,我一开始就这样的,可能她们会长进得很快的。但愿从现在开始,小刁和大云能够快速地长进。我看到你们任何一个人,哪怕有一点那么微小的进步,甚至,我真是告诉你们,每天,我看到你们每个人脸上有笑容,那我就是心花怒放,我就特别高兴。我一看你们谁,小脸抽抽着不高兴了,我心里就难过。
有时候我也反思我自己,我是不是情执太重啊?也可能有这点,但是有时候我还自己给我自己擦点胭抹点粉,我说我这是慈悲。 是不是?有同修听了可能笑,说刘老师真逗。那你说咋办?我真琢磨了,也琢磨这些事。等我材料写完了,倒出工夫吧,我会跟大家交流这些我日常生活当中的心得。我觉得我这么和你们交流吧,都是咱们眼巴前的事,然后我怎么想的,你们怎么想的,在这个过程当中呢,每个人都会得到提高的。
另外,这个时间不会太长了,我争取这个月底,能把这个材料完成,最迟可能是元旦前后,也应该差不多。我再加加班,倒出时间。要不你看我现在八小时在写东西,和大家接触的时间就比较短,吃完饭,往往我匆匆忙忙就走了。
今天说的这么多,和那个障,两个障、三个障有没有关系?有关系嘛,你说这些问题处理不好,都是障。而且都在哪呢?不是烦恼障里,就是所知障里。你怎么地,你想逃出去,你都逃不过。仔细想想,是不是?
日常生活当中的这些小事里,一点一滴地把这些个障就都去掉了。
最近我就发现,道场这个四弟呀,真是的,我在内心里已经表扬过他好多次了,我很少说出来。因为这个四弟,他最大的优点就是没话,一天就是默默地该干啥干啥,尽职尽责地,你想搁他身上挑点毛病出来,我觉得好像都挑不出来。这个性格也好、特点也好,正是修行人所需要的。修行人需要少言寡语,真的不需要喋喋不休。
我记得过去跟大家交流的时候,我都说过多少次了。你看四弟的情况,我来之前头一个月,他来到这个道场,那时候可能他对这个修行,大概是一点没接触呢。等我来了以后,我就逐渐地发现这个四弟,他的进步,就道场咱们这一拨人里,他是第一快的。我跟你们说,你们可能说,能吗?我说,在你们这一堆里,如果说我每天给你们讲的,你们能听懂百分之四五十、五六十,那就铆大劲儿,不错了。我说四弟他一言不发,我知道他听懂了百分之八十,我不能说他听懂百分之百。而且他听懂了以后,他一定是默默地在落实。你们就看看,你说榜样就在我们周围,咱别说海贤老和尚,是不是呀?咱就往近了说,眼前就有榜样,那为什么我们眼前的榜样,我们都不学?那看不着哇,你不认为那是长处啊,那可能有人还觉得,闷哧闷哧,一天也不说一句话,他还能听明白?那我告诉你,他听明白了,你不闷哧,你没听明白。这我不是讽刺你们,真是这样。
你看,就咱们这七八个人,十来个人,成天在我眼皮底下。那有人说,那你咋啥都知道?那天,我是有点生气,这个气是真气是假气,你们掂量着吧。我不说了一句嘛,我说不有人不说我有神通吗,这回我正式发表声明,我告诉你们:我有神通。我说你们心里想啥我都知道。可能你们心里想,哇,刘老师怎么这么说了呢?真的,有时候把我逼得没办法,真是,你们心里想啥,从你那表情动作眼神里,我不是有什么神通,那你说你那高兴不高兴,我看不出来吗?你心里想的那个东西没说出来,心里憋着难受,我看不出来吗?你想说别人的毛病,一听说老师不让说别人的过,想说还不敢说,憋的难受哇,你说我能不知道吗?所以我就说,那既然你们说我有神通,我就告诉你们我有神通,你们心里想啥我知道,瞒不过我的眼睛。最后一句话你听懂了,瞒不过我的眼睛,是我看出来的。我现在没到有通的时候呢,等我成佛了,五眼六通我全具备,那时候有多好哇。所以我们吧,学佛走正路,有这么好的环境,有这么好的同修,年龄大一点的带着年龄小一点的,别让孩子们跟我们学坏了,让孩子们跟我们学好,走学佛的正路。如果孩子们在这个道场,待个一年半载的,三年五载的,对他整个人生都会有很大影响的。你把孩子影响坏了,你在造罪业。你把孩子们带上了学佛之路,你就积福报积福德。咱们不老要功德吗,啥叫功德?你把孩子们带入了学佛之路,将来他们也去作佛,你这功德无量。别做那些没功德的事。有功德事摆着你不做,非得做无功德事,哎呀,不聪明没智慧。
老太太净瞎说,听了以后别生气,你们别烦恼。这老太太,怎么把我们说得这样呢?真的,我说的都是大实话,都是真话。我希望你们个个成佛。如果我有往生那一天,我一定是非常清楚的,你们如果在我身边,就告诉我一句话:老师,你放心地去作佛,我一定跟着。哎呀,我会乐乐呵呵登上我的莲花座,我就去极乐世界作佛了。你们要说,老师你走吧,我今生去不了了。完了,你说多让我失望,多让我灰心啊。
大家都好好做,乐乐呵呵的,在一起一天就乐呵一天。好不好?
啰嗦这么多,感恩大家,谢谢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4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